201942h2.xyz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庭乱伦 > 【冷艳的总裁妈妈】3

【冷艳的总裁妈妈】3



  安阳嘴角僵硬,脑子一闪而过之前偷听到的呻吟声。他眼珠子一转,清了清
嗓子,只说了句:「是你秘书。」
  「行。」是秘书就行。林琳把自己的长发扎起来,准备去做饭。
  安阳看着自己妈妈依旧穿着上午应酬的那套衣服,只是头发扎了起来露出优
美的脖子线条。衣服不暴露,可是看着脖子就能让人有欲望的估计只有她妈妈了
。其实他妈妈真的很美,看上去也不像是三十七岁的女人。有时候在外面,很多
人都说 他们母子像姐弟。的确,天使面孔魔鬼身材说形容的就是林琳。
  如果他妈妈是那种小白性格,肯定会被很多男人欺负。好在她性格对外都是
冷冷地,特别是对外面群坏男人的诱惑的时候,表现得十分冷漠,甚至厌恶。不
然她现在估计连骨头都没得剩下了。
  安阳坐在餐桌上,看着里面为他张罗晚餐的女人。因为灶台有些矮,也不能
说矮,只能说因为妈妈太高了,所以她切菜的时候就必须弯下腰。从安阳的角度
来看,更像是林琳翘着屁股对着他。这种类似于等着被干的姿势,让人浮想联翩

  「小阳,要吃荷包蛋吗?」林琳转身,看到儿子正失神的望着自己。
  安阳回神,点头,然后有些局促地把目光移开。他刚刚在想一件事,那就是
妈妈的秘书到底有没有……有没有上了自己妈妈呀?可是看妈妈现在这么悠闲自
然的好像不像是被人上了的样子。不对,他进房间的时间精液的味道十分浓郁,
这种事做爱之后才会有的气氛和味道,怎么可能没有做爱?
  唉,要是妈妈不翻身,他就能看清楚了。可惜了,他应该大胆一些。
  秘书和妈妈的事情,始终成了安阳心头的一个谜团。只是这个谜团不能向当
事人提出来,只能让谜团烂在他的心里。而这个谜团的答案也许只有秘书才能知
道,看妈妈根本一无所知的样子,就不妄想她知道自己醉酒后发生的事情了。
  「想什么?」林琳把饭菜端上桌的时候,儿子还是一副神游的样子。
  「没有,要考试了。」安阳随便找了个借口,其实他才不担心考试呢,初一
的知识很简单,就是复习小学的,给学生过度一下小升初的恐惧罢了。
  「嗯,尽力就好。」林琳夹了个荷包蛋给安阳。她不担心自己儿子的成绩,
因为她知道自己儿子很懂事很优秀,从来不需要自己操心什么。
  两人没有在说话,只是安静的吃着饭。各怀着心事,到底什么都没有开口。
安阳吃着饭,余光偶尔会落到自己妈妈的身上。这就是他妈妈,小学的家长会一
次都没落下,可是每一次出现都总会造成轰动。那时候同班同学的爸爸的视线总
是有意无意地落到自己妈妈的身上,他还小,还不懂那些眼神代表什么。现在才
警觉,那些眼神多么的污秽。她妈妈就像是上帝的宠儿,一切都如此完美。
  人家说人看人,第一眼看到的样貌,然后是身材。林琳肤白貌美,桃花眼高
鼻梁樱桃小嘴瓜子脸,十分符合现下流行的审美。身材是前凸后翘,该大的地方
大,改小的地方小。身材比例三七分,是模特身材。腿是又长又细,能跟模特比
。记得有一次有个模特开玩笑说,要是林琳去了模特界,估计很多人都不用混了
。别人第一眼看到她,就是个有些冷冰冰的人。但是这种冰冷又带着让人无法抗
拒的魅力,只要她稍稍抬一下手,都让人觉得唯美。这种人十分有观众缘,特别
是男观众。
  晚饭过后,安阳回了房间做作业。初一的作业虽然不难,可是比小学多了一
些学科,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林琳给他送了水果之后,也处理自己的事情去了。
最近公司事情很多很繁琐,让她有些力不从心。特别是那些应酬,更是让她烦躁
不已。看了一会儿文件,然后开了半个小时的视频会议,她便出了书房。
  一看时间已经是十点了,她要绕道安阳的房间,透过门缝还有些泄出来的光
就知道儿子还没睡。不过她也不会去提醒什么,儿子初一了,长大了,做什么都
有分寸。就算没有分寸,可以也要开始学着管理时间了。他爸爸常年不在身边,
她这个当妈的主张放养。
  儿子能好好长大,她也就安心了。
  林琳回了自己的房间,进了浴室。她把浴缸放满水之后,脱下衣服放在架子
上。看着镜子里赤身裸体的自己,她总觉得下身处有些奇怪。她一脚踩在浴缸边
缘,仔细查看自己下身是否有破损。可是这么看是瞧不出有什么问题,就是总觉
得哪里不对。林琳一手探到自己的小穴处,摸著有些干涩。真奇怪,怎么突然有
种久违的做爱结束后的酸软感呢?林琳皱眉,但是疲惫已经不容许她多想。中午
的应酬让她身心疲惫,尽管下午已经睡了一觉,可到底醉酒还是醉酒,十分伤身
。林琳让自己整个身体沉在水里,把头靠在浴缸上小憩。
  泡了半小时,林琳已经觉得有些晕眩。泡澡不能泡太久,不然容易晕过去。
她起来,围上浴巾。浴巾在她一米七多的身材看来,十分的短小。围在她身上,
只堪堪遮住乳房和屁股。因为上围大的原因,浴巾倒是缠得很紧。但又因为太短
,导致她一走路就露出半截屁股。好在没有人在房间,不然绝对会欲血喷张。
  林琳以为自己阴部酸软,怕是有什么妇科病。想了想,还是走到柜子边,拿
出了自己阴部护理的护肤品。随后褪下浴巾,躺在床上。她的床的右边便是镜子
,于是腿朝着镜子的方向,大张着。林琳看到镜子里姿势暴露的自己,虽然面色
上有些冷漠,可是心里有些羞耻。
  她像是拿了身体乳涂满身体,特别是乳房,慢慢的给自己按摩。她这种尺度
的乳房,如果现在不精心护理,老了之后百分之九十九都会下垂。人家羡慕她胸
大,可是到底胸大也有胸大的烦恼。林琳按摩着自己的乳房,她的手指虽然修长
,但是到底是个女人的手,不算大。所以她的乳房在她的指缝里泄露出许多她包
裹不住的乳肉。特别是乳头,一直在中指和食指的缝隙里夹着,让她有些嘤咛。
但是按照林琳的乳房大小来说,别说是她自己包裹不了,就算是一个成年男人的
手估计也没有办法完全包裹住她的乳房。
  林琳护理好自己的乳房,便动手护理阴部。她现在阴部之所以还带着一种暗
粉色,是因为她一直隔一段时间就护理一次。去外面的护理店护理的话她实在拉
不下脸,于是自己学着来。她把精油倒在自己的手上,然后搓热捂在自己的整个
阴部上。因为手部的温度比较高,捂在阴部上有些温暖,她眼神开始有些飘忽。
五分钟后,她沾了一些白色的乳液,慢慢的涂在自己的外阴唇上。这些都有抑菌
功能,能防止妇科病。最后就是一些液体药,这种药是有专门的器具的。
  她把器具拿出来,其实就是一个放大版的胶头滴管。她张开腿,因为有精油
的滋润,所以胶头滴管很容易就进入了她的阴道。她咬了咬牙,阴道内壁不断收
缩,紧紧咬着胶头滴管。随后一狠心,把凉凉地液体药灌溉在阴部内。
  「啊……」林琳一下子瘫软在床上。本来阴部里面的温度偏高,遇到冰凉的
液体就有了差别,让林琳感觉到了十分的刺激。阴道口频繁的收缩着,流出一些
透明的液体。林琳心里懊恼,也不知道这是淫水还是液体药。
  她进了卫生间处理干净,还是在上了一次药。这一次的感觉没有上一次那么
强烈了,这才收拾干净东西。
  其实她知道,许多男人都在为她这副身体而在想入非非。想当初她和安阳爸
爸在一起,其实说来也是情投意合。他爸爸虽然是个正人君子,可奈何一肚子坏
水,把当年的她收得服服帖帖。但是后来他去了日本经商,聚少离多,感情也在
慢慢淡化。尽管如此,林琳对他,依旧有爱。
  她的性格虽然冷,可到底内在还是个女人,需要人关注疼爱。这些年,她几
乎一个人撑起一个家。她习惯了公司的事儿自己扛着,不让儿子担心。习惯了木
讷着一张脸,就为了不让别人看出她的忧思。
  林琳瘫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目光放空。在眨了眨眼睛之后,慢慢进入了梦
想。新的一天,新的阳光射进了房间里。床上的人慢慢惊醒,没有拖沓的坐了起
来。被子滑落,露出了赤裸奶白的上身。林琳喜欢裸睡,或者穿一些没有存在感
的衣服睡觉。她下了床,伸了个懒腰之后,进了卫生间洗漱。
  一边刷牙一边让自己的大脑重启。
  今天的天气不错,有些微风,虽然依旧炎热可到底还算是夏日的清凉。林琳
刷了牙洗了脸,换上了职业装。化了淡妆,盘好头发,精炼的形象一下子活跃出
来。
  大地色的眼影给她增添了一丝冰冷,不笑时紧抿的唇部给她带来了一丝的严
肃。这就是一个女强人的形象,她为此付出过汗水泪水才有今时今日的成就啊。
林琳看着镜子里衣着得体的自己,深呼吸,给了自己一个微笑。随后恢复冷漠地
面容,拿上包包先送自己儿子到学校,然后自己掉头回了公司。
  清晨的太阳,已经让人有汗流浃背的感觉。林琳回到公司,已经脱去了外套
。秘书送了一杯咖啡,已经读者林琳今日的行程。
  「康宁公司昨天发了份文件,说是要和我们合作。」秘书把打印好的文件放
到了林琳的桌面上:「但是下午的时候公司高层已经针对这个文件开了会议,弊
大于利。」
  「康宁公司?」林琳眯了眯眼睛。
  康宁公司后面的人可是政府大官,导致康宁公司总裁一直在这个省里面横行
霸道。上一次酒会,她就有意回避康宁公司的总裁,没想到还是逃不过这一劫数
。林琳翻了翻文件,看到里面的利益分成居然是七三分,她嘴角扯了一下:「他
七我三?这不是当我是三岁小孩?」
  而且康宁的货物向来水货多,要是她接了,绝对损人害己。她又不傻,怎么
可能会接?只是这康宁的人有些难搞啊。林琳眼色暗下来,虽然康宁的人难搞,
可是她混了商场这么多年也不是吃素的。康宁背后有人,她何尝没人。
  林琳一直在顾及着别人,就怕自己欠下人情还不起。可是现在都被欺负到头
上来了,还管什么还不还得起?
  「给康宁回信,就说我不同意合作。」林琳的神色冰冷,桃花眼此刻带着无
情看着康宁的合作意向书,随后扔到一边。
  秘书回答好的。这个合作的确不接会更好,康宁水货多,也害死过人,要不
是康宁背后的大官保着,康宁早晚完蛋。现在要是林琳接了合作,这才是傻子行
为呢。明知道对方猫腻大,偏生还要贴上去。之前就有丽妃公司和康宁合作了,
最后出了事儿,可不就丽妃吞了黄连。丽妃当初就是怕极了康宁的压力,所以才
答应合作。他知道林琳其实也估计,可是水货这种东西不是闹着玩的,管他背后
是什么大官,先自保再说。
  「下午还有一个视频会议,是和WU合作方案的最终会议。」秘书把行程报
告完,合上了自己的文件。
  林琳点头。
  秘书见没什么事,便退了出去。林琳低下头,开始处理文件,所以没有看到
秘书转身关上门那一瞬间闪过的精光。
  林琳今天依旧是普通的职业装,看不出和平常有什么不一样。可是秘书却看
出来了,林琳眉眼有些妩媚。这是一个女人经历了性事之后才会出现的神情,虽
然很细微,可是对于每天跟在林琳身边的人来说,这种小细节就容易察觉了。或
许林琳自己也没察觉到,她眼底的满足和妩媚。
  回想昨天中午的事情,秘书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昨天趁着没人在家,他大
胆的要了林琳一次。他没有脱下林琳的衣服,只是把内衣就着衣服推了上去。他
第一次大大方方的捏着她的乳房,竟然比想象中的还要大。他的手已经很大了,
但是还是包裹不住她的乳房。那些嫩肉从他的指缝露出来,白得如雪。偏生她得
肌肤还很嫩,只是用力揉了揉,就有了他的掌印。他看着林琳已经醉死过去,于
是翻开她下身的衣服,脱下了她的内裤。
  他没想到居然还是暗粉色。林琳已经是三十七而且还是育有一个孩子的女人
了,居然还是这种暗粉色。虽然不是少女粉,可对于一个中年妇女来说,这种颜
色便是一种成熟而魅力的颜色。
  现在回想起来,她阴部的暖意依旧能让他硬起来。而且那时候林琳已经醉死
过去了,居然还会呻吟。这一看就是个闷骚的女人,外表冰冷,内心怕不是就是
个欲女。他蹲下来,舔她的阴蒂的时候,她流了很多淫水。他一一吞下去,然后
模仿性交的动作,用舌头抽插着她的阴道。在她快高潮的时候,他就停下来。哪
知道林琳扭着身子,有些哭喊。他的龙根插进去的时候,林琳一下子就高潮了,
水几乎要溢出来。
  跟了林琳这么久,他在昨天终于尝到了甜头。也不枉费他辛苦这么多年,就
为了昨天那一次,他可是忍了很久。来日方长,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像林
琳这种女人,丈夫常年在外,一定很寂寞。
  秘书嘴角扬起诡异的笑容,随后拍拍自己的小弟弟:「听话,咱们来日方长
。」
  公司的运营一切正常,只是在下午林琳开完视频会议之后,迎来一位不速之
客。康宁公司派来了合作意向书的负责人,据说是来谈生意的。林琳知道之后,
只是平静的让人去了等候室。只是这个人一直不走,直到琳琳快下班了,秘书提
醒她,才记起等候室还有这么有个人。
  「还没走?」林琳皱眉。
  「没有。」秘书有些为难。康宁的人似乎铁了心在这等,就为了见林琳,怎
么劝也不走。
  「那就请过来吧。」林琳点头。她倒要看看康宁派个人过来要搞什么鬼,不
过想也知道,估摸着就是要她同意合作的事情。
  秘书带着康宁的人进了办公室,林琳请人坐下。
  「都说咱们林总是个绝色大美人,果然名不虚传啊。」康宁派来的人是康宁
的副总,中年男子,说不上油腻,只是有些吊儿郎当的。一看到林琳,两眼都发
光了。他一直听说,林琳是个能让男人疯狂的女人。没想到这一见,的确啊。身
材很好,凹凸有致,胸前的凸起几乎要撑爆衣服,腰肢很细。男人不都好这口?
副总露出猥琐的笑容,色迷迷的看着林琳。
  这女人身材是他见过的女人之中最好的,只是人家都说好看的女人都是花瓶
。不过林琳可是公司总裁,估摸着也是有手段的。他可最喜欢内外兼修的女人,
玩起来才有趣啊。
  副总不自觉地摩擦着手指,细细的在脑海勾勒出林琳在自己身下呻吟的样子

  「这不是康宁的副总吗?」林琳站起来,到底来欢迎词也没有,只是冷冷地
看着他。
  「认识可不就好办事?今晚出去吃顿饭,咱么谈谈合作?」副总没忘正事儿
,仿佛林琳上午让人回绝合作没发生过一样。
  「我记得我让秘书回绝了合作。」林琳觉得康宁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不然
怎么就这么无视她?
  「你以为……你有什么筹码拒绝?」副总一步步走进林琳,伸手就搂着她的
腰。林琳没有防备,被他抱个正着,呆愣了一下。副总就靠林琳呆楞的时间,另
一只手放在林琳的高挺的乳房上:「林总还真是异于常人。」
  林琳的奶罩本来就是很薄的,就是一层布料那种,奶头一挺起来就会很明显
。显然副总发现了这个秘密,坏心的捏了捏,惹得林琳颤抖了一下之后,立马回
神。她一巴掌打在副总的脸上,脸色铁青:「只要有我一天在,康宁永远没有机
会和我公司合作。」
  林琳眉宇之间都是愤怒,拿起早上康宁的合作意向书,当着康宁副总的面儿
撕了个粉碎。她把纸碎扔在副总的脸上,指着大门说道:「直走不送。」
  「好,你不知道好歹,那就不要怪我们康宁。」康宁的副总脸色铁青,瞪了
林琳一眼,便离开了。
  林琳一点也不害怕,这种恐吓她经历过太多。她深呼吸,调整好自己的衣服
,看了看时间,准备离开了。下午五点半,是林琳下班的时间,也是安阳放学的
时间。她和秘书打了声招呼,便出了公司。
  秘书道了再见,低头整理东西。直到看着林琳离开的背影,他才肆意的抬头
打量林琳。他刚刚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康宁的副总的咸猪手捏了林琳的奶子,然
后刚刚林琳出来的时候,右边的奶头是突起的。隔着内衣和衬衫,依旧十分明显
。不过这副总也是窝囊,都被女人打了,也只是愤怒的离开。要是他,他就直接
撕开林琳的衣服,按着她在桌上来一次。
  正在开车去往自己儿子初中的林琳,完美没想到自己的秘书此刻正在臆想这
些事情。她平复了康宁副总给她带来的负面情绪,到了儿子的学校门口等着。儿
子上了初中之后,林琳发现初中的老师很爱拖堂。儿子在家也吐槽过这个问题,
但是始终没有解决的办法。
  林琳把车停靠在转角处,等着儿子出来。好在也没等多久,就看见自己儿子
和同学有说有笑的出来了。看样子,和新同学相处不错。林琳把车开到正门口,
此刻人已经走了很多。安阳在尖子班,尖子班拖堂现象最严重。所以这会普通班
的学生都已经散的七七八八了。安阳和同学李辉一起出来的,两个人都是学霸,
家境也差不多,所以算是朋友了。比起那些凉薄的同学情,和李辉的友谊便显得
突出一些。
  「妈。」安阳看着自己妈妈,露出笑意。
  「……」李辉显然没想到这是自己同学的妈妈。卧槽,这差别太大了。李辉
想起自己的妈妈,臃肿的身材,虽然还是有点气质,可是比起安阳的妈妈,那可
是十分有差别的。他咽了咽口水:「安阳,这是你妈妈?还是你姐姐啊?」
  怎么看,都不像是母子啊。。
  「这是我妈,我妈!」虽然他妈看上去是年轻了点儿,不过这可是货真价实
的妈!安阳无奈,这种对话可是经常发生的。
  「我……这……阿姨这称呼我可叫不出口。要不我喊你妈妈叫姐姐吧?」李
辉露出标志性的乖乖笑容,甜言蜜语信手拈来。
  安阳翻了个白眼:「你喊我妈叫姐姐,我和你可不就差了一个辈分?你别傻
了。」
  林琳听着这对话,内心毫无波澜,毕竟这种对话在她听来,的确太稚嫩了。
她礼貌地和李辉打了招呼,便让儿子回家:「晚了。」
  「嗯,明天见吧。」安阳挥了挥手,上了车。
  李辉也挥挥手,上了自己家的车。只是他的脑海里,一直都是安阳妈妈的身
影。他虽然初一,可是早就已经懂得男女的事儿。安阳妈妈的身材,简直完美啊
。那乳房,比AV女优还要大,说不定捏一捏还有奶出来呢。
  还有那腰肢,细得仿佛就A4纸张大小似的。这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完美的女
人,是他喜欢的类型。李辉喜欢成熟型的,在他这个年纪,就是缺乏关注和母爱
的。他妈妈沉迷赌博,根本不管他。看到林琳之后,他就动心了。
  那乳房,一看就很舒服。如果躺上去,一定很软。李辉夜晚睡觉脑海里都是
林琳,想象着她赤裸站在他面前求欢的样子,他第二天就遗精了。
  这一个星期他一直都是和安阳走得很近,特别是晚上放学,安阳妈妈来接安
阳的时候,他总会过分攀谈。林琳也只当这孩子热情,没什么过激的想法,更没
有想到这个孩子居然在意淫自己。
  「安阳,我周末去你家玩儿好不?」李辉心里有了执念,一个劲儿想靠近林
琳。这个星期的相处,他总算摸清楚了林琳的脾气。虽然只有下午放学那么点短
暂的时间,加上从安阳嘴里得知的,也差不多了。
  林琳的丈夫,也就是安阳的爸爸一直在国外经商,不怎么回家。林琳已经三
十七岁了,可是一直带着儿子孤身一人。一个女人经营一家公司,颇有巾帼不让
须眉的意思。李辉越是了解林琳的信息,就对她越是着迷。
  安阳皱眉,李辉最近话变多了,总是问他奇奇怪怪的问题。这会儿居然提出
要去家里,这就更加奇怪了。李辉之前就和他说过,说什么不喜欢去别人家玩,
自己家和别人家没什么区别。
  李辉注意到安阳的皱眉和疑惑,心里漏了一拍,赶紧解释:「这不是我爸妈
吵架了,懒得呆在家里。」
  哦,原来是吵架了。安阳知道李辉家里一直不和平,父母吵架打架是常事。
安阳点头同意:「那你明早过来吃早餐吧,我妈不上班。」
  父母吵架,孩子最难受。安阳心里有些异样,好在他爸爸一直在国外,没有
父母吵架的情况,不然他都不知道帮谁比较好。
  「那成,我明天十点多过去。」年轻人嘛,都是九点才起床的。十点过去吃
早餐就对了,加上他也了解了安阳家的作息习惯,所以十点过去正是合适。
  「来的时候给我微信。」安阳点头。
  两个人约好了时间,如同朋友一般。可是安阳到底是个孩子,也被林琳保护
得好,完全没想到李辉居然只是借口来玩,真正的目的是自己的母亲。如果他知
道了李辉的真面目,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和李辉做朋友。只是现在哪有这么多如果
,如果有,就不会有这么悔恨。
  周末,如约而至。
  不过周末不是个好日子,因为天气不是很好。昨晚突然刮了风,下起了瓢盆
大雨。本以为一场雨就完事了,大家还开心着炎热里送清凉呢。哪知道第二天还
是大雨,让人有些无奈。周末是放假出去玩的日子,怎么就下雨这么扫兴呢?
  因为刮了风,气温有些下降。林琳九点钟起来的时候,就感觉有些凉。本来
穿了条裙子,后来又加了一件外套。没有穿内衣,她在家里一直不喜欢穿内衣。
硕大的乳房没有内衣的束缚走路都会晃悠,但是这是在家,她不觉得有不妥的地
方。安阳只是个孩子,根本不懂情爱之事,所以她很放心。
  「妈,李辉今天来。」安阳看到自己妈妈在做早餐,于是提醒道:「多做一
份儿。」
  「怎么这么突然。」林琳一愣。
  「不突然,昨天约好的,昨晚忘了告诉你了。」安阳不好意思地笑了,开口
解释:「李辉爸妈经常吵架,这不又吵架了,说是来家里避避风头。」
  「父母吵架?」林琳叹气,同情的摇头:「这年头,也不能安分过日子,苦
的是孩子。」
  「可不。」安阳点头,看着自己妈妈在忙碌,这才发现自己妈妈穿着。她今
天加了件外套,比较居家宽松的,反而挡住了上围的尺度。看上半身没什么问题
,但是下身就很有问题了。
  裙子很短,弯弯腰,整个屁股都出来了。安阳神色一紧,只见自己妈妈弯下
腰拿盘子,那娇嫩花白的屁股整个毫无保留的出现在他面前。内裤是丁字裤,陷
在那条肉缝里。肉缝周围又浓密的阴毛,安阳看得一清二楚。他咽了咽口水,想
要挪开目光,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想用手摸上去,然后拨开那条丁字裤,把
手指插进去的欲望,一下子涌现在安阳的脑海里。
  不,不行!
  安阳有些慌乱:「我去打个电话看看李辉来没有。」
  他跑回房间,愣是没看自己妈妈一眼。太有冲击力了,刚刚那一幕简直要了
他的命儿。安阳锁上房门,靠在门上,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隆起的地方。他咬牙
,脱下裤子,一手附上自己的已经发硬的龙根,上下撸动。
  「嗯哼!」安阳紧咬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十分钟后,他发出一声闷哼
,终于射了出来。随后换了裤子,收到了李辉的信息。
  我半个小时后到。
  ——李辉。
  安阳回了句好,然后下了客厅。林琳已经弄好早餐:「吃早餐。」
  「李辉半个小时后才到。」安阳有些心虚,就怕自己妈妈发现自己的端倪。
于是遮遮掩掩的吃着早餐,余光一直关注着自己妈妈。
  「嗯,待会我有些事处理,会去书房。」林琳懂世故,两个孩子在家,有大
人在的话都会很尴尬。可是她怎么会知道,李辉就是为她而来呢?
  两个人吃了早餐,也不过十多二十分钟,那时候李辉还没来。林琳担心还是
会撞上李辉,于是回房换了件衣服。安阳一看,有些愣住了。不过转念一想,李
辉是客人,自己妈妈换衣服也是正常。只是这衣服挺平常的,就是一件T恤,没
什么看点。下身是裤子,什么都没露出来。安阳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只是
看到自己妈妈的打扮,觉得有些失望。
  随后他察觉到自己龌龊的心思,硬是把那些有的没的心思塞了回去。林琳进
了书房,虽说星期六,可是到底还有一堆事情等着她处理。要是都堆到上班的时
候,估计能累死她。所以她习惯了星期六也在家办公,这样能减轻她下一周的负
担。
  李辉来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了。安阳开的门,只见李辉一进门,就
有些东张西望。安阳只当他是觉得新鲜,却不知他是再看林琳在哪里。安阳把人
带去餐厅:「吃吧,我妈的厨艺你可得尝尝。」
  「成。」李辉装模做样的带了书包,说是来做作业。他坐下后,笑眯眯的吃
着林琳做的食物。实话说,林琳做的东西,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就是普通的
早餐,可是此刻在李辉看来,着实是世界美味啊。他一边吃,一边试探地开口:
「你妈妈呢?不在家?」
  「在啊。」安阳解释道:「怕你尴尬,去书房了。」
  「哦,你妈妈真好。」李辉这话是真的,但是里面却蕴含了一些龌龊地心思

  安阳没在意,以为李辉说她妈妈会做人地意思,倒也没有再接话。反倒是李
辉,仿佛打开了话匣子:「你家真好看,装修得很温暖,你妈妈的主意吗?」
  「一半一半吧。」这个家还是他爸爸还再中国的时候装修的。
  「哦,就你和你妈在家啊?」李辉又问。
  安阳点头。李辉了然:「真好,你们家都不会吵架。不像我家,爸妈三天两
头吵架打架扔东西。」
  安阳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李辉聊天,完全没有察觉到李辉三句有两句不离自己
的妈妈。李辉吃了早餐之后,和安阳在客厅做作业。尖子班的作业,难度是初二
的难度,所以对于安阳和李辉,学起来还是很困难的。但是好在他们懂得讨论懂
得互相帮助,这才能一起进步。
  一直到中午十二点,两个人总算把两张卷子做完了。安阳伸了伸懒腰:「我
上一下卫生间。」
  「好,我可以参观一下你家吗?」李辉真诚的笑。
  「可以呀。」安阳倒也没多想,李辉是朋友,自然不会多疑:「那边能上二
楼,书房就不要去了,我妈在工作,不能打扰。」
  「好嘞!」李辉打了个OK的手势,看着安阳往卫生间的方向去了。他便直
接上了二楼,一楼是客厅和饭厅,没有房间。那么林琳的房间,只能是在二楼。
那么他就直接上二楼好了,肯定有收获。安阳说他妈妈在书房工作,那他就去他
妈妈房间看看吧。
  李辉脑海里闪过诡异的想法,直接上二楼之后,看到了有四间房间。一间房
门紧闭,应该是书房。另外三间风格不一样,蓝色壁纸的,怎么看都是安阳的房
间。因为里面还有安阳的练习册。安阳隔壁的是客房,没什么东西。那么剩下那
一间,就是林琳的房间。
  里面很素,很干净利落,没什么多余的东西。李辉推开半掩的门,直接进去
。看了看整洁干净的床,直接躺上去,轻轻嗅着上面的味道,仿佛是一个变态似
的。随后起来,看了看安阳没什么动静,估计还在厕所,他就大胆的进了林琳房
间的浴室。
  果然!
  李辉露出诡异的笑容,看着架子上的衣服,快步走过去翻了翻。这是林琳昨
天换下来的衣服,还没来得及洗,所以还放在架子上。李辉一翻,就看到了自己
想要的东西——内裤。这是安阳妈妈穿过的内裤,他把内裤放到鼻子处闻了闻,
不是什么难闻的味道。李辉满意的笑了,胯下已经有了一个硬起来的弧度。
  安阳妈妈内裤的味道就像是催情剂,让他意乱情迷。而且她比AV女优还好
看,这个星期他每次打飞机的对象都是她。想象着自己躺在她的身上,吃着她的
乳房喝着她的淫水,为她疯狂。
  「你在干什么?」
  李辉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整个人一愣。转身一看,居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
安阳妈妈。他鬼迷心窍的扑到她的身上,在她来不及反抗的时候掀开她的T恤,
一口咬在她的乳房上。